路丙辉:做学生人生路上的“燃灯者”-买球的app排行榜

2022-10-02 10:57:04 来源: 科技日报 作者: 吴长锋

科技日报记者 吴长锋

27年过去,路丙辉依然坚定地认为,“中文系毕业生做思政课老师,不是改行,是本行。这样的选择,没错!”

“中国好人榜敬业奉献好人”“全国师德标兵”“安徽省优秀德育工作者”……这些荣誉称号,对路丙辉来说,不过是“激励我在思政课教学上坚定走下去的动力”。

从“德育研究会”到“丙辉漫谈”

命运的改变,源于路丙辉大三那年。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路丙辉创办了学生社团“德育研究会”,并在当年被评为学校优秀社团。

成立“德育研究会”的初衷,就是探寻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道”和“德”。但路丙辉没有想到,因为“德育研究会”的影响,路丙辉毕业留校,成为一名思政课老师。

“孔子有多长寿?”路丙辉的提问让学生陷入了沉思,“人类历史有多长,孔子就有多长寿。因为孔子就是智慧,智慧将永远传承。”只能容纳30人的教室里,“丙辉漫谈”如约开讲。

安徽师范大学2017级思政专业研究生钱亚琴,一直是路丙辉的忠实粉丝。刚进大学,她就听学长们说大学四年,如果没有听过路老师的“丙辉漫谈”,就等于没在安徽师大学习过。

一次下课回家的路上,一位年轻人主动和路丙辉打招呼:“路老师,谢谢您在我最迷茫的时候给予的点拨。”几年前,这位来自农村的学生走进校园后不知道该如何度过大学生活,对未来也充满困惑。无意之中,他走进“丙辉漫谈”,恰好,那次的讲座题目是“随大流也是一种人生方式”。

“课堂上只有45分钟,但学生的问题很多,没办法一一解决。”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丙辉漫谈”讲座应运而生。

这一做就是27年,路丙辉已经义务为学生举办漫谈320多场,有50000余人次听过“丙辉漫谈”,收集和回答的学生问题10000余条。

“学生就是我的孩子”

通过“丙辉漫谈”,路丙辉认识了一批需要帮助、渴求引导的学生。家庭有困难的,他慷慨解囊;心理和情感有创伤的,他用心安抚。只要路丙辉发现需要帮助的学生,他一个都不放弃、不抛弃。多年来,已经有600多名学生受到他的帮助和指导。

“路老师您好,我今年大二,对您刚刚讨论的专业、职业、事业问题深有感触。我是师范生,对于考研有很多想法,但父亲总是想让我跨专业考研。我很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名叫许楠的学生,在听了“丙辉漫谈”后留下这样一张纸条。

由于“丙辉漫谈”讲座时间限制,又是不定期举办,为了保证更多的学生获得解答,路丙辉让学生把问题写在纸条上,他整理好后再回复给学生。每一场讲座结束后,问题卡都有厚厚的一摞。

为了更高效地解决学生们的疑惑,也为其他没有提问的同学提供参考,路丙辉把微博、微信都用了起来。“安徽师大路丙辉”的微博上近两千万的阅读量和微信公众号日益增长的关注人数都是路丙辉努力的见证。“只要有空闲,我就打开微博,一条条回答学生的问题。”

迄今,微博答疑共计30余万字,正是这一个个字符为无数个迷茫的学生指引方向。

“做一个温暖的老师”

“路老师是我的恩师,遇到他,我三生有幸。”如今在北京某金融信息服务公司任部门总监的陈勇只要一提起路丙辉就激动不已。

2008年,陈勇因脑部血管渗血导致失眠,需要开颅手术,路丙辉得知后,一边四处筹款,一边到医院陪护看望,甚至连住院手续、住院时用的脸盆毛巾都是路老师为陈勇办好的。

做开颅手术的那天早晨,路丙辉拥抱着陈勇给他鼓励,说:“别怕,会好的,我就在外面等你。”

“我们要引导学生成为健康的优秀人,我们自己就要首先成为这种人,这样才有说服力。”这是路丙辉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对思政课上学生“抬头率低”的问题,路丙辉有自己的看法,“我上课从来不管学生看手机,如果你的课足够好,还会担心学生不抬头吗。”

曹克亮是路丙辉担任辅导员时班上的学生。当时,他的成绩倒数第一,在一次“说说你对辅导员的期待”留言中,他写了四个字“不要管我”。打架逃课打麻将对曹克亮而言是家常便饭,然而路丙辉却认为,“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曹克亮顽劣的背后是过人的聪明,如果放任不管,就是教师的失职。

只要有空,路丙辉就会找曹克亮聊天,谈人生谈理想。本科快毕业时,曹克亮突然找到了路丙辉:“路老师,我准备考研!”这一个决定让路丙辉眼泪差点掉下来:“我就知道这孩子肯定行。”

研究生毕业后,曹克亮成了中国计量大学的思政课老师。

责任编辑: 冷媚